当前位置: 主页 > 山东新闻 >

中华人民共和国,请接受一个老战士子孙的感恩与祝福

时间:2019-10-02点击:
中华人民共和国,请接受一个老战士子孙的感恩与祝福

——写在国庆七十周年华诞之际

每个人的心中都藏一个家国的记忆。或许,很少提起,但是,从来不会忘记。在情感的基因里,它告诉你从哪里来,最终要到哪里去。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在我家族的记忆里烙印深刻:她意味着一个“人民的国”成立了,意味着在这个属于自己的“国”里,可以为有尊严的幸福生活去创造、去建设了。

因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庆节,也是我们家庭的庆典日:这一天,我们会郑重地从木质匣子里请出象征着父亲荣誉的奖章和纪念章——这标志着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立,为了自身的解放,为了一个阶级的解放,为了被?#26143;?#21644;反动势力凌辱的祖国母亲获得自由、尊严、复兴,与千千万万的革命战士一样,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义无反顾,殒身不恤,血战沙场,拼来祖国的浴火重生,拼来人民摆脱被奴役的枷锁。这是一个个苦难家庭的解放日,也是千千万万中国劳苦大众的解放日!

感恩,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建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致敬,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七十周年!

感恩,意味着我们没有忘?#20146;?#24049;从哪里来。每一个尊重历史的人,每一个有历史常识的人,都知道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之前,在反动政权统治下的中国是怎样的一个国家,每一个劳苦大众的家庭过得又是怎样的一种屈辱的生活。在我少年时,父母拉家常闲谈中,所回忆起的苦难岁月,我听起来像是别人家的故事。但随着知识、阅历、年龄的增长,我越来越理解为什么像我父母这样出身贫寒的人会舍生忘?#21171;?#36523;到中国共产党的怀抱,投身到人民的解放队伍,去为建立一个属于人民自己的国家而战斗。我母亲生前,还经常开玩笑地说,解放?#20843;?#20204;发动人民群众闹革命的时候,为老百姓描绘的新中国幸福生活的愿景是——“?#28020;?#29275;奶“喝”面包。群众眼巴巴地听着,没有一个人指正。旧中国的达官贵妇用牛奶沐浴的时候,劳苦大众连面包是吃的还是喝的都不完全清楚。我父亲在襁褓中丧?#31119;?#38543;我?#24895;?#21018;毅、谋生无路的祖父生活,天时不济时,连温饱都成问题。这种命运的压迫,激发了我父亲的革命?#28020;?947年7月里的一天,17岁的他,在家乡原莱山区河西村作出一件惊动乡里的大事:将?#24052;?#22320;老爷”的塑像拖到阴沟里!受到挑战的旧势力要“砸死”他。从此,我父亲毅然离家参加了革命队伍。我曾经问起父亲为什么敢干这样一件在旧中国被视为“大逆不道”的事,父亲皱皱?#32426;?#35828;:我看穷人整天好吃好喝地供着它,还是吃不饱穿不暖,还供它干什么?我看看把它扔进水沟它能把我怎么样?!我父亲参加革命后,乡间反动政权,不断用各种办法报复亲属,我父亲的伯父因为气郁?#21448;?#20026;家中这棵独苗(我祖?#24863;置?#19977;人,仅有我父亲一个孩子)?#21442;?#24551;?#27169;?#19981;久,气绝身亡。而父亲的同族堂哥,时任宁海区武功队教导员的孙?#28889;櫻?#22312;胶东党史上著名的、国民党还乡团制造的“大花鞋?#20445;?#23558;30余名共产党员装在一只形似花鞋的船上,投进海里)惨案中英勇牺牲。我的家族,就是在旧中国深受反动统治压迫的劳苦人民,受尽旧社会的屈辱。是共产党给了这样的家庭以希望,指出了方向——建立人民自己的国家,建立人民自己的政权,在共产党的领导下走向自我解放的道路。我英雄的父?#31069;?#22312;解放战争的枪林弹雨中,屡立战功,入伍仅仅一年,1948年,?#31456;?#21313;八岁,就“火线入党?#20445;?#22312;战斗期间)。这开启了由一个具有原始朴素的革命要求到追求共产主义信仰的人生征程。直?#20102;?1岁告别这个世界,告别他投身解放、并参与建设的这个城市,作为一个具有63年党龄的老共产党人,一生忠贞未改。我母亲也是如此:在病危的时候,做的最后一件事是从兜里拿出一张?#25945;酰?#25105;哥哥一看:上面记录着她入党的时间。我父母生前对物质要求很少,当他们离开这个世界,只带走一个心系一生?#23433;?#23500;”——一面中国共产党?#31216;歟?#36825;是他们灵魂的火炬,他们握着这把火炬,敢于冲破一切黑暗。也正是高擎这把火炬,他们在党的领导下,焚毁了一个人吃人的旧社会,建立了一个飘扬着五星红旗的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

对于人民共和国的建立,我的父母每每忆及,那种刻骨铭心的自豪,那种对共和国来之不易的感?#24120;?#25110;许只有亲身经历才能激起内心不一样的波澜。1948年9月,人民解放军进军烟台。当时,国民党军队?#21482;?#20174;海上撤出烟台。因为不摸残?#26143;?#20917;,我父亲和?#25509;?#35201;率先进入?#26143;?#20390;查,于是,我父亲从现在的第二海水浴场方向骑着自行?#21040;?#20837;?#26143;?#24403;骑到现在的青年路附近时,前面一声爆炸声轰然响起,原来,是前面的?#25509;?#35302;碰地雷不幸身亡。我问父?#31069;?#37027;怎么办?还要继续往前走吗?父亲说,哪还顾得上自己的命,完成任务要紧。可以说,共和国的每一寸土地,都是共产党领导的革命战士用鲜血染红的!

我父辈的那一代人,并不仅仅勇于砸烂一个旧社会,而且善于建设一个新中国。当国家进入建设时期,我父亲告别十余年的军旅生?#27169;?#36716;业回到投身解放的这座城?#23567;?#20174;此,三十多年来,一直在规划建设?#26869;?#20026;这个城市添砖加瓦。我是父母的幼子,父母将近40岁才有我,所以,父亲工作时常常?#19981;?#23558;我带在身边。今天,当我沿着烟台滨海路行走时,40多年前,为整修堤岸,我父亲陪同青岛海洋大学一位教授实地考察听取意见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直至十几年前,美丽的烟台海滨路建成时,视力已经模糊不清的父亲还问我:海边堤岸是不是修成斜坡?我明?#31069;?#29238;亲关心的是堤岸的缓冲防浪?#21360;?#28895;台60岁左右的人对上世纪七十年代家中首次使用“液化气”做饭应该记忆深刻。那个年代,市民做饭的能源主要是烧煤烧柴,麻烦得很,我父亲和同事们为改善这一状况,选择引进部分大城市开?#38469;?#29992;的“液化气”。当时,人们缺少见识,觉得?#33756;?#28856;弹的液化气瓶看起来像个炸弹,?#30776;?#36827;有不同意见,怕在使用过程中一旦“爆炸?#20445;?#21518;果担负不起。但我父亲觉得这将会给市民生活带来根本?#24895;谋洌?#22240;此,力主引进烟台。为这件事,我母亲和父亲经常争?#24120;?#27597;亲警告父亲“如果发生事故,先把你这个老东西抓起来”。液化气在烟台率先试用第一个试验场就在我家院子中央——我记得当时我父亲把燃气瓶和灶放在院子里,我们都?#23545;?#30475;着,当父亲打开打火机靠近燃气灶点火时,母?#25417;?#24352;地朝父亲几乎是吼着:你这个老东西,不?#20204;?#20316;!而我吓得使劲捂着耳朵,似乎瞬间会爆发出一声巨响——巨响没有发生,但这个物件对提高烟台人的生活品质却发生了深刻影响。现在想来,面对战场上的真炮弹(我父亲腿上有一块一直未取出的炮弹皮)都无所畏惧的战士,在和平建设时期,仍然还保持着战争年代那种勇于冲锋在前的勇气。那一代人,建设美丽国家的梦想也同样色彩斑斓。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我父亲说,当时他和同事们就动议在烟台山下建一座“海洋馆?#20445;?#36824;专门到青岛考察过,但是,经过预算要花掉大?#38469;?#30334;万元,这对于当时烟台市的财政收入来说是不可能承担的,于是只得搁?#22330;?/p>

我的父亲一生都把自己与党、与共和国的命运联系在一起。我小的时候,学校经常要求填家庭情况表。我父亲每次在出身的那栏都填写的是“革命军人”。我疑惑:父亲已经脱掉军装,为什么还填“革命军人”呢?#30475;页?#22823;时,终于从父亲口中得到答?#31119;?#25105;从小就参加革命队伍,是在共产党的队伍中长大的,是共产党把我从一个穷孩子培养成一个军官,这就是我的出身。父亲的这句话,我永铭在?#27169;?#29238;亲去世后,我越来越理解过去不曾理解的父亲的一些做法。上世纪七十年代,南疆起战事。当时我哥哥在济南军区服役,随时都可能上战场。我母亲到?#23376;?#19968;些担?#27169;?#23601;试探着跟父亲说,能不能跟一位熟悉的部队首长打个招呼,尽量不要让我哥哥上战场。但父亲一脸严肃和坚毅地拒绝了,并说:我50岁了,如果现在国家需要我上战场,我照样上!而且,?#21442;?#25105;母?#31069;?#19981;要害怕,战士有群胆,冲上战场就什么都不怕了。打那以后,同样经历过战争洗礼的母亲就再绝口不提这事儿。父亲直至生命的最后日子,双目失明,但心中?#24378;?#23545;党的?#39029;希?#23545;共和国的赤?#24076;?#19968;直如火如炬,未曾黯淡。护理他的保姆,有一次跟他开玩笑说:你看你这个老人每月还要交这么多党费,快别交了。一向待人和善的父?#31069;?#23621;然真的动了气,?#27973;?#36947;:以后不许你再在我家说这种话。保姆事后说,她照顾我父亲多年,第一次看到我父亲发这么大的火。

父亲在九年前去世。在他的生前,最值得自豪的是家中的党员数量在增长。不仅是第二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第三代孙辈中,也分别在军营、大学里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为子孙选择的信仰和所走的路自豪。父亲去世不久,适值中国共产党建?#31216;?#21313;周年,中共烟台?#24418;?#39041;发了建国前党员纪念章,虽然父亲不能亲身感受到这一切,但我们依然庄重地摆放好奖章、纪念章,祭奠他们;而且每年建党、建军节我们都会如此“家祭?#20445;?#19982;父母分享共和国日益强大的喜悦——因为这是他们一生尊严所系,光荣所系,自豪所系,追求所系,情感所系!今天,我们代表父?#31119;?#20026;中华人民共和国七十周年献上发自内心的感恩与祝福:祝愿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繁荣昌盛!

这,就是我们的家国情?#24120;?

孙波国庆七十周年感怀

------?#25351;?#32447;----------------------------
星际争霸密码
江苏五分快三计划 重庆时时采彩官方开奖 郑州按摩会所丝袜 重庆时时彩直播 大胸美女手机图片 加拿大pc软件平台 下载决战2019二八杠 郑州沐足技师贴吧 三不同号投注简单技巧 通比牛牛出牛牛规律